鹦鹉
用户

鹦鹉为何学舌

浏览:2156次
  鹦鹉只会“学舌”吗?一位美国女研究员相信它们能明白自己所说的话。

  不仅如此,其他鸟类在歌唱时,也能够传达许多超乎我们想象的信息。

  在亚历克斯的面前摆放着一些彩色的立方体,有人指着其中一块红色和一块绿色的立方体问它:“这两件物体有什么不同?”亚历克斯思考片刻,然后毫不犹豫地回答:“颜色。”研究人员对它的这种能力感到难以置信,于是把一组物体全都放在了它的面前,继续问道:“有几个绿色的方块?”而亚历克斯则用与我们极其相似的声音回答说:“4个。”当它明白自己的回答正确之后,就开始索要报酬:“我想吃一颗花生!”它叫了起来。

  事实上,亚历克斯是一只24岁的灰鹦鹉( Psittacus erithacus),这只毛茸茸的小东西性格干脆,聪明伶俐。20多年来,它一直在接受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培训课程,目前已经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果。它的老师——艾琳-佩帕博格(Irene Pepperberg)是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生态及进化生物学的教授,被认为是鸟类语言学界最权威的研究者之一。通过长期的日常训练,亚历克斯已能正确地叫出35种物体的名字,明白100多个单词的含义,识别5种颜色,区分4种不同的材料,并能数到6。最近它还开始尝试阅读,尽管目前还处于非常简单的阶段。

  发出一些在人类的语言中听起来像是单词的声音是许多鹦鹉共有的天赋。其中,最突出的除了灰鹦鹉,还有亚马逊鹦鹉、金刚鹦鹉以及某些凤头鹦鹉,另外,在某些条件下,亚历山大鹦鹉(Psittacula eupatria)和虎皮鹦鹉(Melopsittacus undulatus)也有不错的表现。那么,亚历克斯及其同类为什么会说话呢?另一个让人感兴趣的问题则是它们究竟是明白自己所说的话还是简单的“鹦鹉学舌”?

  通常情况下,为了了解一种动物的举止,我们需要研究它们的生物特征及其生活习性。鹦鹉是人们所认识的鸟类中社会性最强的一种,它们群居生活,其群体规模不一,个体之间有着复杂的内部关系。雄鸟和雌鸟组成的家庭往往可以维持一生,在此期间,它们忠诚于惟一的伴侣。这种有助于稳固群体的行为在鸟类中非常普遍,而在鹦鹉中,则显得尤为明显。

  家庭中的闲聊

  人们常常能看到鹦鹉们长时间地相互梳理羽毛,或者用鸟喙相互传递食物。因此,如果雄鸟与雌鸟的结合果真如此重要,那么,我们就不难想象相互的交流对于增进它们之间联系所具有的必要性。事实上,鹦鹉有着相当强的模仿能力,因此,当一只雄鸟和一只雌鸟结合时,就会相互模仿对方的发声,直到创造出一种完全属于它们的个性化语言。通过这种独特的呼唤声,即使是在浓密的热带丛林中,一对相爱的鸟儿也总能找到对方。除了伴侣的呼唤,这些鸟儿还能模仿许多其他的声音。一项在非洲前扎伊尔(今刚果共和国)的森林中进行的研究表明,某些鹦鹉可以模仿9种不同的鸟类声音,甚至还可以模仿蝙蝠的声音。

  新家庭,老习惯

  除了这种自然的“模仿”天赋,我们还应考虑到另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鹦鹉可以发出极其多样的声音,并且能够精确地运用于各类场合。换句话说,它们可以把某种特定的声音作鹦鹉能够模仿非常多种类的声音,重要的是,它们知道该在何时何地使用这些声音

  为发出警告时的呼唤,把另一种声音用于与同伴建立联系,而用第三种声音来吸引伴侣等等。因此,鹦鹉生活在自然环境中时所使用的语言是由于两个原因产生的(模仿能力和赋予每个声音一个特定目的的能力)。当我们把这些鹦鹉从森林里转移到陌生的城市中,让它们站在不习惯的三角支架上时;当它们生活中那些长着羽毛的漂亮伙伴被所谓的智人(Homo sapiens)取代时,问题就产生了。此时,可怜的鹦鹉会按照自然本性试图与“同伴”建立某种联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它必须发出与它听到的声音相似的声音。所以,它才不会继续唱“情歌”,从它的嘴里蹦出的是可笑的“你好”或是疑问句“你身体怎么样?”显然,这只鹦鹉不明白这些句子的意义,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它们取得了所期待的结果,因为它们所注意的目标——人,会对它们的呼唤做出回应,就像那些长着翅膀的伙伴们一模一样。于是,我们会不知不觉地产生一种希望,幻想这只鹦鹉虽然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如果它说“早上好!”就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一句“你去哪儿?”就能让我们说话;如果它说“我想要一颗糖”,那么,它很有可能会吱嘎作响地品尝美味。但所有这一切,都离真正的语言还很遥远。

  然而,对于亚历克斯而言,情况似乎有所不同。多年的工作突出了它特殊的才能。就目前来说,它是世界上惟一一只能够表现出清晰的思维并且能够表达符合逻辑概念的鸟。

  不仅仅是说话

  还有其他一些鸟也学会了重复那些人们所说的单词。鹩哥(Gracula religiosa)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亚历克斯的智力水平相当于3~4岁的孩子”  一艾琳·佩帕博格取得了惊人的成果:亚历克斯能够回答问题,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交流

  自1 977年起。艾琳·皮帕博格就开始对灰鹦鹉的个体生态学进行研究。该项研究的目的在于确定这种鸟类的认知能力和交流能力,并将它们与猴子、海豚甚至是婴儿作对比。目前,她在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生态及进化生物学系与4只灰鹦鹉一同工作。亚历克斯是这些鹦鹉中年龄最大的,也是最有学问的。所有关于语音的研究都从它开始,而皮帕博格所取得的最新成果则表明这只聪明的鹦鹉还有可能在将来学会阅读。

  许多种鸟类都会模仿人类的声音  你为什么偏偏选择灰鹦鹉呢?

  我之所以选择这种鸟,是因为在亚历克斯之前,就有多项研究表明这种热情的鸟儿的确具有独一无二的认知和交流能力。

  据说亚历克斯的认知能力可以同3—-.4岁的孩子相媲美。这个结果应该归功于它的语言天赋吗?

  我们只是让亚历克斯做了一些测试,这些测试和那些不同年龄的孩子们在心理学研究所里做的测试差不多,然后我们对结果进行了比较,亚历克斯能够完成3-4岁的孩子进行的测试。

  在智力和语言之间存在着一种明确的关系吗?

  我们不知道。在我的实验室里,我把语言作为分析智力的工具。

  你和亚历克斯取得的最重要的成果是什么?

  我认为所有的成果都很重要。每一项成果都表明一只鹦鹉的学习能力要比人们普遍认为的强得多。

  如果不能说是最重要的,那么你记得最在过去的日子里,人们曾经教这种小鸟进行祈祷,于是,它就能在人们的指挥下,背出祷告词。但如果说一个聪明的脑子以及团体生活的需要果真会让鹦鹉和鹩哥开口“说话”,那么,大部分的鸟儿则会选择唱歌的方式,而且它们的歌声是极其出色的。毫无疑问,雀形目鸟类是它们中的佼佼者。无论是歌鸲(Luscinia megarhynchos)、红胸鸲(Erithacus rubecu]a)、还是白冠带鸦(Zonotrichiaeucophrys),它们所发出的声音都包含着相当丰富的信息。它们会发出某种“地籍声明”来宣布自己占有某一片领地;用“体检证书”来表示自己的健康状况良好;用“身份证”来表明自己的种属、家族,甚至是自己的“名字”。

  许多信息还会根据接收者的不同而具有双重含义:在一个同伴听来,某种叫声可能是邀请大家到自己的领地来做客的欢迎词,或是宣布什么“大事情”的公告;而在一个竞争者看来,同样的叫声就显得具有攻击性,似乎是在警告这是一片“私人领地”。另外,由于通常是雄鸟来呼唤伴侣及保护自己的领地,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雄鸟呜叫,雌鸟倾听。尽管一首歌曲所传达的意义非常简单,但声音本身的复杂性却足以让人瞠目结舌。在某些鸟类中,如芦莺(Acrocephalus scirpaceus)中的雌鸟就会对歌声婉转的雄鸟情有独钟,它们的叫声大概如下:“tret tret tirri tru triu tritra trita”。还有一些研究表明一曲复杂的情歌比一首简单的小调更能调动雌性野生金丝雀(Serinus canaria)筑巢的积极性。

  总之,雄鸟拥有一副好嗓子就意味着自己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事实上,它们的歌声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变得复杂起来,这会使自己在雌鸟面前显得更加成熟,也更加具有成为一位好伴侣及好父亲的资格。

  在保护领地方面,情况也是类似的。一项在大山雀( Parus major)中进行的实验表明:如果歌唱者的曲调比较复杂,那么,它在宣布占有某片领地时,就会处于有利地位。在这项实验中,一些白颊山雀会发出类似于“ti-te ti-te ti-te”的声音,研究“私人领地”或是“欢迎来访”,这些信息都是通过鸟儿们的歌声来进行传达的

  人员用扩音器将它们的叫声放大。相对于那些播放简单曲调的区域来说,播放复杂曲调的地区的被侵占速度要慢得多。嗓音优越的雄鸟更能有效地传达“私人财产”这一信让你激动的成果是什么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可以亳不犹豫地回答:是第一项显示亚历克斯具有分辨不同材料或不同物体的能力的实验。这项实验让我激动不已,因为它标志着整个研究计划的开始和关键所在。

  生态学界评价你的工作说不能单凭一个个体来确立一项理论或发现,不管这个个体有多么聪明,如果要让亚历克斯的成果被完全接受,就必须对更多的动物进行语言方面的分析。为什么到目前为止,类似的成果都只是在一只鹦鹉身上取得的昵?

  我的研究,尤其是训练阶段,是极其漫长的,并且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不过无论怎样,我们已经开始在另外3只灰鹦鹉身上重复相同的实验了,它们的名字分别是基亚罗,阿罗和格林菲因。

  人们还与其他动物,比如黑猩猩和大猩猩成功地进行了“对话”。其中一些学过哑语的猩猩曾经试图把哑语教给其他的同伴。你认为亚历克斯所学会的行为有可能传递给其他的鹦鹉吗?换句话说,亚历克斯有没有可能把人类的语言教给另一只鹦鹉?

  在某种意义来说上是可能的。我刚才提到了另一只鹦鹉——格林菲因。事实上,它就从亚历克斯那里学到了一些句子,但我们不能说这是一种教授,因为亚历克斯并没有有意识地去教格林菲因。通常,它们之间的这种学习是通过观察来进行的。    你认为让一只鹦鹉进行普通意义上的说话是不是一种过分的想法?

  我从没有说过亚历克斯有自己的语言。你们当然不能像和另外一个人交谈一样与它对话。但这并不影响它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对我们说它想说的事情以及回答我们的问题。

  经过过去这么多年的相处,你和亚历克斯之间除了“职业”关系之外还建立了怎样的关系?

  我和亚历克斯一起工作已经超过了20年,我们是亲密的同事,而我和其他鹦鹉的关系就不一样。格林菲因是我亲手喂大的,所以我投入了更多的感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很少由我给它做测试,因为我们需要保证科学的严谨以及必不可少的客观性。

  另外,大山雀在树枝间跳来跳去的时候,会在每一个枝头唱上一曲不同的歌。它们能唱出8种不同的旋律。

  为什么会这样呢?答案很简单:它们在模仿英国作家帕西瓦尔·雷恩(Percival Wren)所创作的同名小说中的主人公——着名的兵团战士博·格斯特(Beau Geste)。在一场战役之后,这名战士独自留在一座被包围的堡垒里,为了让周围的敌军相信堡垒里还有很多士兵,他就用堡垒里的杆子把同伴的尸体支撑起来以迷惑敌人。而对于小小的大山雀来说,博·格斯特的这个办法也能经常奏效。或许这是一种不诚实的做法,但在自然界中,本来就没有诚实与不诚实之分,只有奏效与不奏效之别。

  和谐的爱情二重奏

  并非只有雄鸟才具备歌唱天赋,在某些鸟类中,雄鸟和雌鸟夫妇俩都会唱歌。这两只鸟会相互交替而唱,各自有固定的部分,唱起来抑扬顿挫,节奏分明。人们主要对非洲伯劳进行了研究,发现这种应答轮唱是在两只鸟结合以后逐渐加工形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歌曲会逐渐变得复杂而和谐,两个声音协调交替,让我们听起来就好像只有一只鸟儿在唱。当其中一只鸟离开时,另一只鸟也可以独自唱出两个部分,等待伴侣的归来。这似乎也是它们保持夫妻关系稳固的一个有效方法。另外,当一只雄鸟投入时间和精力与一只雌鸟配合进行轮唱以后,一般就不会再离开这只雌鸟而另寻新欢。因此,这也是雌鸟让雄鸟保持对自己忠诚的绝好办法。除了歌唱以外,这些鸟儿们还会发出呼唤声,这些呼唤声虽然简单,但作用却不可小视。一年到头,不管是雄鸟还是雌鸟都会发出这样的呼唤,用以进行警告。因此,在某些紧急情况下,比如发现一个捕食者时,这些呼唤声往往会具有某些特定的特点:短促、高频、不断重复,没有音调变化,匆匆开始,草草结束。所有这些特点都会使捕食者弄不清究竟是谁在发出声音。

  通用的语言

  红胸鸲(又名知更鸟)唱歌时总会以一个尖利的音符开始,然后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但当它发出警报时的声音却像闹钟的嘀嗒声一样强劲而具有穿透力。乌鸫(Turdus merula)的歌声婉转动听,然而,当敌人出现时,它便会发出强烈的“pink-pink-pink”的呼唤,直到危险消失。林柳莺(Phylloscopus sibflatrix)唱歌时会发出越来越急促的“zip- zip-zip”的声响,最后成为“zvirrr”,可当它要发出警报时,从它的鸟喙里只会发出一种简单却非常有效的声音——“diu”。以曲调复杂而闻名的苍头燕雀(Fringia coe]ebs)总是从高音“zit-zit-zit”开始,然后开始唱高难度的“citteri-citteri”,根据生活的地区不同,它们甚至还会掺杂一些各自的方言。可一旦它们想说“小心”时,所有的方言都消失了,所有的苍头燕雀都会发出一种清晰而洪亮的呜叫:“pik pik pik”。通过以上对于各种呼唤声的描述,人们会发现不同种属的鸟类会发出相对类似的警报声。显然,用相似的声音发出危险警报,所有的鸟儿都会受益匪浅。它们用许多种语言来表达爱意,却用共同的世界语来保全性命。就像一组齐鸣钟,一个神奇的“盒子”让音符从中流出    鸟儿们之所以能发出委婉而和谐的叫声,其秘密就在于一个名叫“鸣管”的不足几厘米的器官。“鸣管”这个名字来源于潘神的牧笛。鸣管有许多种类。而鸟类的歌唱天赋就与它息息相关。大部分雀形目鸟类的鸣管结构极为复杂。鸟类的鸣管像是一个小盒子,“盒子”的四面被部分骨化,这个器官相当于我们的声带,但与声带不同的是。鸣管不在喉部,而位于更低的部位,也就是气管与支气管的交界处。呜管有两片鸣膜,其中一片与支气管相连,当有空气通过的时候,就会像声带一样震动发声。所以,乌儿们有了两处发声来源,而这两片鸣膜所发出的声音既可以相同,也可以有所变化。如果这样还不足以唱出百转干回的歌声,那么。它们还可以靠肌肉收缩来调节鸣管的直径。尽管鸟儿们看起来像是在憋着气唱歌。可事实上它们可以根据歌曲的节奏,通过极为短暂的呼吸(金丝雀在一秒钟之内大约呼吸30次)来换气,同时又可以同步唱出美妙的旋律。
';?>